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

好车主 0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

日前,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长沙中院)已根据湖南猎豹汽车管理人的申请,裁定对长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丰集团)、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即猎豹汽车)、湖南长丰动力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长丰动力)、湖南长丰猎豹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丰猎豹)、北京长城华冠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华冠技术开发公司)、衡阳风顺车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顺车桥)进行实质合并重整。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1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六家公司均属于“长丰系”。据获得的文件显示,长沙中院认为,六家关联企业核心控制企业均为长丰集团,六家企业的主营业务构成了汽车整车生产的完整产业链条,在经营决策、企业管理、经营业务、资产、财务、人事任免等方面存在显著、广泛、持续的混同情形,已构成法人人格的高度混同。现有证据充分证明,各企业已经严重丧失法人财产独立性和法人意志独立性。同时,六家企业资产严重混同,内部交易复杂,企业融资交叉担保金额巨大,融资资金内部划转随意,且资金往来频繁,相互担保金额巨大,债权债务难以区分,如单独进行重整将导致部分债权人双重或多种受偿,实际侵害全体债权人的公平受偿权益,实质合并重整有利于维护和提高企业的重整价值,提升重整成功的可能性。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2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历经坎坷的猎豹汽车,其不乏高光时刻。资料显示,猎豹汽车母公司长丰集团前身为始建于1950年的广东军区军械修理厂,1965年从广州迁址湖南永州,改名解放军7319工厂。 1984年,工厂试制组装湘陵牌212轻型越野汽车。1987年,工厂成功研制生产出猎豹轻型越野指挥车。1995年,工厂与日本三菱汽车合作,引入三菱帕杰罗汽车技术。1996年,工厂改制成立长丰集团。2001年,长丰集团由军队移交湖南省人民政府管理,现为湖南省国资委管理企业。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3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根基深厚的猎豹汽车,曾拥有北京汽研院、长沙工程院两个研究机构,三个关键零部件公司,以及包括永州公司、滁州公司、长沙公司、荆门公司在内的四个整车制造基地,一度占据中国国内轻型越野市场43%以上的市场份额。2004年,长丰集团在上交所上市,股票代码600991。2009年后,长丰集团按照湖南省高层的决策,先后两次拿出核心资产与广汽集团进行战略合作,引进了广汽菲亚特、广汽三菱两大整车项目落户长沙经开区,帮助湖南打造出汽车产业链集群。2012年,广汽集团通过吸收合并长丰实现曲线上市,新股票代码为601238,而广汽长丰原股票代码600991从此退出江湖。

作为长丰集团的掌门人,李建新显然心有不甘,他最终从广汽集团手中收回猎豹品牌,重新注册设立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寻求复兴猎豹汽车。借助于SUV市场的热潮,猎豹汽车销量不断攀升。数据显示,2017年猎豹汽车销量12.5万辆,实现销售收入113.2亿元。同年,时任长丰集团董事长李建新宣布重启IPO进程,计划再次登陆资本市场,并为猎豹汽车定下了“2020年实现年产销整车40万辆,销售收入400亿元、净利润20亿元”的目标。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4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然而,成功那么近,又那么远。数据显示,2018年猎豹汽车销量跌至7.76万辆,同比近乎腰斩。2019年猎豹汽车销量继续下跌,仅为3.25万辆。同年,执掌长丰猎豹30多年的汽车老兵李建新宣布卸任,周海斌出任长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进入2020年后,猎豹汽车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全年销量仅1043辆。与销量滑坡并行的,还有不时传出的资金断裂、裁员、降薪、经销商退网传闻。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5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2020年4月,吉利控股集团与湖南省政府、长沙市政府在长沙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托管猎豹汽车长沙工厂。相关资料显示,吉利控股托管后的猎豹工厂后,被用来生产新能源汽车,但托管并非收购,猎豹汽车也未在经营上获得转机。2021年4月,猎豹汽车在长沙中院申请破产审查。2021年8月,猎豹汽车被裁定破产重整。此后,猎豹汽车管理人连发三份拍卖公告,对猎豹汽车部分资产进行公开拍卖。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6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车市淘汰赛之下,还有更多的“猎豹汽车”正在自救,例如前途汽车。值得一提的是,前途汽车与长丰集团渊源颇深。

1990年大学毕业后,陆群进入中国第一家汽车合资企业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工作,历任发动机试验工程师、产品计划科科长和产品工程部经理等职务。2003年,经过对中国汽车行业现状的审慎思考,陆群决定携手几位长期默契合作的伙伴创立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然而,由于汽车设计业务周期长,导致公司资金运转受限,于是长城华冠在2003年底接受长丰集团投资,并入长丰集团的同时保持独立运营。不过,此后长丰集团还是决定将长城华冠纳入旗下。2012年,长城华冠被拆分为两部分,原公司被更名为猎豹汽车研究院留给长丰集团,陆群等创始人股权全部转让给长丰集团,同时设立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长城华冠的资产和负债全部由猎豹汽车研究院承接。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7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2015年2月,长城华冠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前途汽车,同年长城华冠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不过,长城华冠登陆新三板后业绩并不理想,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0.98亿元和2.26亿元,2018年净亏损6.06亿元,同比下滑168.15%。最终,长城华冠于2019年2月20日申请终止上市,并在4月19日宣布退出新三板,而母公司长城华冠的持续亏损加剧了前途汽车的困境。

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为数不多手握新能源乘用车“双资质”的企业,前途汽车起步并不算晚,但发展难言顺利。2018年8月,前途汽车上市旗下首款电动超跑前途K50,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为68.68万元,可以说是当前国内造车新势力售价最贵高的汽车。不过,前途K50除了有个超跑的外观之外并没有明显的亮点,NEDC综合续航里程仅为380km,百里加速时间为4.6s,对于一款70万元售价的电动超跑而言也不亮眼。有关数据表明,前途K50上市一年半的时间累计销量仅为131辆。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8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2019年2月,前途汽车开始陷入困境,母公司长城华冠也存在拖欠有关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情况。前途汽车当时表示,公司在资金方面确实存在问题,但是不影响员工薪资的发放。2019年底,前途汽车及其母公司长城华冠暴雷,网友曝光前途汽车/长城华冠存在拖欠员工薪资,甚至使用员工信息进行贷款,但是实际贷款并没有给员工发放工资。2020年11月,前途汽车被曝资金链断裂,其位于三里屯的全国首家门店已经撤出,同时位于金港汽车公园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楼空。此后,前途汽车/长城华冠开始淡出市场,也一度被认为已经深陷泥潭难回市场。时至今日,在前途汽车官方微博下方,仍有网友留言“讨薪”。

5月2日,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城华冠”)与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 Mountain Crest Acquisition Corp.签署正式合并协议,预计于2022年底完成重组合并上市,届时前途汽车将作为长城华冠的重要资产组成部分赴境外IPO,投前估值为12.5亿美元。5月26日,前途汽车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前途K20将于近期开启预售。

负债超111亿元,猎豹汽车等六家企业被裁定实质合并重整-第9张图片-汽车笔记网

业内人士认为,前途汽车采用SPAC方式实现上市没问题,但融资或许并不容易。从目前来看,前途汽车的模式与FF类似,前途汽车以高端为出发点,意味着年销规模不会太大,其后市盈利水平堪忧,进而影响公司的生产运营。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